首頁 /  新聞中心 /  媒體聚焦
2016-06-06      字體大小: T T T

《商界》——天安數碼城:創新創業生態圈的實踐樣本

 

  2016年兩會期間,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60多次提到“創新創業”,“雙創”再次成爲各界關注的高頻詞彙。

  在國家戰略層面的推動之下,崛起的不只是創客,還有孵化器。各種“衆創空間”“創業園”迅速蔓延,大有“孵化中國”,再造河山之勢。産業地産商自然不會錯過這場時代的盛宴,衆生喧嘩之中,有人長袖善舞,跟風而進,也有人筚路藍縷,深耕叠代。

  作爲産業地産的佼佼者,天安數碼城是最早一批孵化創新企業的園區運營商。二十六年來,天安已服務創新企業上萬家,走出了研祥智能、諾亞舟、得潤電子、中海達等59家上市企業,60多家企業正在做上市准備。

  如今,天安數碼城將自身定位爲“創新企業生態圈運營商”,致力于爲成長型創新企業打造一個全生命周期的孵化平台。顯然,在“大衆創業、萬衆創新”的中國敘事面前,天安數碼城正在成爲最具價值的樣本。

   那一座城 

  “雙創”浪潮之下,天安數碼城並非追風者,而是早早走在風口的前面。

  在天安數碼城集團總裁杜燦生眼中,天安發展一直處于“變”與“不變”之間。

  從最初開發工業園區、工貿園,到運營科技産業園和城市産業綜合體,再到現在的“創新企業生態圈”,天安數碼城緊跟産業發展和企業需求,主動求“變”。但“不變”的是,天安數碼城始終堅持爲中小企業提供成長的動力、土壤和養分。

  從上世紀90年代起,天安數碼城園區就先後聚集了一批研發創新能力強的優秀企業,並爲其成功上市提供了重要的內生動力。迄今爲止,天安數碼城已擁有15個園區項目,版圖覆蓋珠三角、長三角、環渤海和西南經濟圈。

  天安數碼城每落地一個城市,都會結合當地的産業發展結構來規劃和定位園區屬性,從而起到“産城融合”的作用。無論是在東莞、廣州,還是在青島、重慶,天安數碼城都在其中扮演了推動當地再塑支柱産業的重要角色。

  “順勢而爲”,在杜燦生看來,天安數碼城並沒有簡單複制自身運營成功的項目,而是因地制宜,根據不同區域的産業需求,幫助所在城市擴大産業空間,加速産業聚集,構建城市産業生態體系。

  深耕才能生根。正是由于二十多年一直服務于不同區域需求繁雜、形態各異的中小企業,因此天安數碼城更像是一個“超級孵化器”,這也讓越來越多的創新創業企業對其心生向往。

  畢竟,那一座城裏,有無數閃亮的未來。

   孵化器+ 

  重慶小夥郭鵬是一名短視頻創業者。2016年3月,郭鵬在當地政府部門的牽線搭橋下,找到了重慶天安數碼城T+SPACE衆創空間,順利入駐旗下的微品新媒體創客中心。

  郭鵬的公司入駐創客中心,辦公場地、公共服務區等全是免費,還能“一站式”辦理政務、金融、人力資源等業務,非常方便。更重要的是,在這裏,還有很多和郭鵬一樣的新媒體創業者,這種産業集聚和資源整合效應對他來說顯然是一筆可貴的財富。

  不只是微品新媒體創客中心,重慶天安T+SPACE衆創空間還引進了包括亞馬遜AWS聯合孵化器、阿裏巴巴跨境電商LOFT、中關村創業邦、創投咖啡等多家全國知名運營孵化機構。

  “大孵化器裏裝小孵化器”,事實上,在天安數碼城這個超級孵化器麾下,本身就已擁有三個國家級孵化器,並且在自身打造T+SPACE衆創空間的同時,又引進了各種小型靈活的新型孵化器。這樣一來,各種孵化器的資源可以充分整合、互動,從而形成多元化、多層次的創新創業生態圈架構。用杜燦生的話來說,就是“集孵 化器之大成”。

  杜燦生強調,天安數碼城是在用開放的心態打造一個開放的生態,自己做孵化器,也歡迎其他孵化器加入,只要對創新、創業企業有利,天安都不排斥。

  “孵化器+”最大的價值在于,天安數碼城敢于打破自身邊界和物理空間,成爲一個平台和生態圈,並且通過聚集資金、技術、導師、市場等資源,爲創新企業打通苗圃、孵化、加速、成長的全産業孵化鏈。

  從孵化單個企業到孵化整個産業,以小的角度來說,這是天安數碼城自身業務的升級,以整個行業的角度來說,這是中國孵化器模式的一次叠代進化,極具標杆意義。

   好孵化,天安造

  衡量一個孵化器是否優質,關鍵在于它能不能夠爲企業提供深度、持續的服務。

  從這一點來說,天安數碼城所打造的創新創業生態圈,形成“一體兩翼”服務模式,就是一次生動實踐。

  所謂“一體兩翼”,就是以各類孵化器爲基本載體,以智慧園區服務運營和金融控股平台爲兩個重要輔助,爲産業和企業提供一個集合各類創新創業要素的全方位生態體系。具體而言,智慧園區通過線上系統打通線下政務、物業、人才、金融等服務需求;金控平台則通過基金、小額貸、融資租賃、互聯網金融等,承載産業+金融業務,爲孵化企業提供金融支撐,滿足其全生命周期發展需求。

  按照杜燦生的說法,天安數碼城扮演的是整合創業者、創新型企業、政府和投資者的平台化角色,目的在于幫助企業做大做強。

  在天安數碼城,通過資源鏈接而加速成長的企業比比皆是。

  入駐天安青島園區的金利天源在研發新型機器人過程中,急需一種稀有技術材料,這種材料以往都是從日本高價進口,企業根本沒有議價權。但金利天源通過天安數碼城內部的技術交流平台,在天安深圳園區一家企業那裏找到了更好的替代品。後來,當金利天源接到大訂單需要擴建生産線的時候,天安數碼城又幫助其參加融資路演,成功吸引了投資方,解決了資金問題。

  以衛星導航技術爲主營業務的中海達是另一個典型案例。2007年,中海達入駐天安廣州番禺園區。天安專業化和市場化的增值服務手段很快就讓中海達嘗到了甜頭。短短幾年時間,中海達實現了爆發式的裂變增長,技術成果和業務全面開花。2011年2月,中海達在創業板成功上市,成爲“中國測繪裝備領域第一 股”。

  技術成果難以實現資本化和商業化,一直是束縛初創企業發展的難題。爲此,天安數碼城搭建了線上項目與融資平台“1發布”,通過這個平台,“有點子”的初創團隊能夠更好地獲得投融資,投資者也能發現更多的好項目。另外,“1發布”還與線下的科技成果交易中心相結合,打造“永不落幕的O2O科技成果交易平台”。

  創新創業無國界,天安數碼城更大的雄心在于幫助企業“走出去”。

  目前,天安數碼城與美國硅谷合作共建了國際化創新平台——“硅谷直通車”,並逐漸導入“中以直通車”“中法直通車”“中歐直通車”等國際創新資源,實現與海 外資本、技術、人才等要素的全面無縫對接。借助國際化平台,中國與海外的創新成果不僅可以雙向流動,還可以實現商業落地。

  授之以魚,不如授之以漁。一個好孵化器除了提供物理空間和政策優惠,更重要的是幫助初創企業的創新成果盡快地商業化,讓他們的産品和服務變成真正的生意。顯然,天安數碼城的創新創業生態圈模式就是一個效果頗佳的樣本。

  浪潮還在繼續。僅2015年,國內孵化器就增長了4000多家,但喧嘩與躁動之下,擁有規模優勢和深度服務能力的天安數碼城顯然更具競爭力。

  那一座城,面向光榮與夢想,也面向星辰大海。

(來源《商界》雜志6月刊)

打印本頁 郵件給朋友
浏覽次數 :
樓盤推薦